与一对白领夫妻的情缘邂逅-淫妻奸情 - 优优色影院



 
一直想给论坛做点贡献,想把自己两年前的经历写下来,只是怕文笔不好,影响各位的兴趣,闲来无事,还是决定将两年前的往事写下来,聊以慰籍,慰籍自己,也慰籍曾经和我有过短暂交往的那对夫妻。愿他们一路走好。

那是一个夏日,我在西安一所大学参加我的研究生答辩,已经结束了,想起要回到深圳这个冷漠的城市,有些担心,也有些害怕,于是去网吧,想去让自己的思想放松些,把暂时的烦恼抛一抛。当时新浪的聊天室还不象现在,进聊天室很麻烦,只要随便进去,然后可以随意改名,那是一个成人聊天室,漠然的看着一个个勾魂的名字,有些茫然。那时候一个很惹眼的名字吸引了我,记不请了,应该是深圳夫妻找单男吧,就这样我们聊上了。

随意的聊了下,知道了他们的目的,纯粹是好奇,也许是为了满足当时的好奇心,想知道他们到底是如何想的,于是在把自己的情况给他们介绍后,他提出了进一步的要求,要留个联系方式,我问是email还是电话,他很坚决,“电话”。我也没有迟疑,一行号码发送了出去。没有想到的是没有一会一个陌生电话打了进来,和开始的玩耍心态不同,这回我开始有些犹豫了,要不要接?这个问题在脑子里盘旋了良久,我还是按了通话键,按出去的时候我已经决定接受即将到来的一切了,而且当时脑子里也在想到底是真是假,也许这就是典型双子的性格吧:对烦事好奇,想一知究竟。我没有出声,他很主动,比较典型的男声,听着有点象南方口音,随意的聊了下,问了下我的学习以及归期安排,也许是感觉到我没有攻击性,他要求我和他夫人通下电话,很长时间,我能听见从话筒里传出来的他跟夫人解释的声音,也真切的听到了女方的迟疑,终于她还是拿起了电话,“你好”,比较尴尬的声音,我不知道如何称呼,也回了句你好,淡淡的聊了两句,我并不急切,因为我还是对这件事是不是真实的将要发生充满了怀疑。在挂上电话的好久,我突然发现自己有些急切了,我想知道这件事将会怎样发展。

由于答辩已经结束,迷恋家乡的空气、山和水、即使这空气中粉尘的味道很重,即使山并不青翠,我仍不想离开,有些是因为想多呆些日子的原因,当然还有另外一些原因是因为有点担心可能将要面对的一些事情。

在这段时间,他一直和我在短信联系,对之于这件事,我还是有些犹豫,所以回复的短信也一般都是简短的,属于爱理不理的那种,也许是因为这么断断续续他的执着,我们还一直保持着联系,直到我回深圳下飞机后的公交大巴上。
当时是在公司住,飞机到深圳已经比较晚了,急匆匆的去赶也许是末班车吧,看着窗外的的繁华,有些寂寥,这个城市是陌生的,也是熟悉的,而我也将湮没其中,即使消逝于其间,可能也没有什么人在意,总之那时心情还是落寞的。
手机叫了一声,提醒我有个短信过来,打开后看到是他发来的,很简短:“回深圳了吗?”这一段时间基本上主要都是这句话的频率高些,毕竟,在心情还没有调适的时候很想找人说话,即使是短信,于是我回了句一直以来比较长的短信:“我已经回到深圳,刚下飞机”,“什么时候有时间?”,反正也是一个人在深圳,对我来说其实无所谓,但突然发现自己有些警觉了,这会不会是个骗局,末了又有些自嘲,真是想的太多了,一来我没有很多资金,需要一个人花费如此多精力去和我联系,二来从交往的点点滴滴觉得也不可能。心里稍稍宽松点。
也许离的越近,心情就越恐慌,不想我当时在西安,反正也比较远,或者在网络上,反正也够不着,可以无所顾忌的瞎侃,当有些事情需要真正面对的时候,或者在即将面对的那一刻,心里总是会有些焦虑。对应该说焦虑这个词更能表达当时的心情。

在接下来的两个礼拜里,我又踏入到工作的繁忙中,不过一个人的闲暇时间相对比较多,所以有时候也上上网,聊聊天什么的。并没有把这件事情在心里过多的去考虑,也许是有意的去压抑吧,总之不愿去想太多。

终于有个周六,我在百无聊赖中又一次接到他短信,问我明天有没有时间,就象从一盆火,只不过上面有个盖子,它被压抑着,漠然间这个盖子被揭开,火苗会直串而上,高的有些令自己都吃惊,短暂的迟疑后,我答应周末去见他们,约好先见面看是否合适,如果不合适也不勉强,当然在此之前我们只是看过对方照片,但照片和真实的还是有些差距的。约好了时间,地点,我开始从心理上准备第二天的会面了。

约好了在一个银行门口见面,深圳是个长条型的城市,我和他们一个在东,一个在西,所以他们那一片我并不熟悉,大概在下午2点的样子,通了一个电话,他们问我在什么地方,我说在银行门口,其实后来我知道,他们一直在观察我,这也许是网络带给人的通病吧,对什么都有些不放心。

终于也许是通过了验证,我手机响了,他们告诉我车的方位,于是我走向了那部车,他们两个人坐在前排,而我就自然的拉开了后门,有些心神恍惚,也没有很刻意的再去观察他们,但不经意的目光还是有些接触,男方看起来很帅气,穿的一身白色运动休闲服装,女方则比较随意,身材略微丰满,个子也不高。
沿着拥挤的马路兜了一会风,他征求我意见,是去海边再兜兜还是去他家,他告诉我儿子今天没在,家里也比较方便,这种信任让我有些匆忙间还是无法接受,不过我还是告诉他,去那随他定,我没关系。也许这就是双方的暗语吧,意味着认可对方。

车到小区门口,保安过来收了车卡,他们家在一个多层住宅,小区也不大,住三楼。在上楼梯的中间,我一直是跟在他们后面的,可能还是有些恍惚吧,也许还有些疑虑。总之心一直在——,应该说是颤动,而不是那种心跳。

客厅不大,墙上挂着他们的结婚照,看起来很整齐,面对电视有一个长沙发,另外旁边还有个小的,就和普通家庭的布置差不多。我有些尴尬,置身于一个陌生人家里,而且将要和这对陌生家里的女主人赤裸以对,想起来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他倒是好象看穿了我的心思,体谅的在招呼我,而女主人也不象在车上那么少语,也招呼起我来。

坐在长沙发上,打开了电视,电视里放的什么我事后是一点都想不起来的,也许只是有点声音不至于沉默影响整个气氛吧,就这么看着,他坐到了短沙发上,而落座的同时也随意的跟他夫人招呼了下,于是她也很温顺的坐到我的旁边,不过距离比较远。

随意的聊天,不过大脑已经不听使唤了,我不知道接下来会是什么。

也许是看出来都有些尴尬,他提醒了他老婆一下,你们坐的靠近些啊,那么远干吗?

她很乖,于是靠到我身边,我能闻见她的味道,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,他顺口说,你大姐很苗条的,你不想摸一下吗?

早已忍了很久,也许这就是前奏吧,终于要面对将要到来的一切,此刻我反倒放松了,于是我顺势把她抱到了怀里,而手已经伸向她的衣服里面,是很舒服,当我把手伸进胸罩的那一刻,我已经有些不管不顾了,而他就在另外一边静静的欣赏,也许有些忍不住,他也坐到她的另外一边,直接把她的衣服拉了起来,我看到了两团跳动的灼热,感觉到她的喘息,我把嘴贴了上去-——。

“先去冲个凉吧”,广东人把洗澡都称之为冲凉的,“你们俩先去”,他有些征求意见的味道,而她也很乖巧的跟着我,浴室比较小,所有的宽衣解带都在浴室中进行,她看到了我的直立,把喷淋头对着我的肩部,水流顺着我的胸膛而下,象一幕水帘,当浴液涂满我身上时,我忍不住抱住了她,急切的亲吻着她的身体,而她也刻意的洗涤着我的根部。我就这么挺立着。

终于洗完了,擦干身体,我们先进了卧室,当然披着浴巾,她很熟练的把被子拉了过来盖住了她的躯体,而我站在床边,忍不住慢慢拉开了那个多余的被子,家里有空调,可我还是感觉到很热。

他在我们出来后也进去冲凉了,而此刻她已经温顺的在我的身下,我的舌头在她的胸际漫游,当他过来的时候,夫人已经是在呻吟了,虽然知道有这个过程,在他过来的时候夫人还是努力止住了喘息,而他鼓励的眼神片刻间又把她送到了梦境,一人一边,我们俩用嘴寻找着她躯体的敏感部位,而我在游走间也滑到了她的腿间,那刻我能感觉到她的颤动。

“你来还是我来”,他问到,“你先来吧”,虽然有些渴望,不过我还是觉得应该他先,于是在他进入的时候我把手和嘴搭到了她的胸上,她已经有些疯狂了。

他比较快,其实这是我不愿意看到的,在我心里,他应该是这个游戏的主角,所以看到他完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有些不好意思,如果能用牺牲这个词的话,此刻我觉得宁愿牺牲我自己。

她好象倒不介意,而他也再次鼓励我,于是在她再次从浴室出来后,我开始了疯狂的进入,应该说,这个游戏她也是个主角,也许最终的目的是在于她的,她叫的声音很大,以至于他过来检查了下窗户是否关严,而且也招呼了下:稍微小声点。在经历将近一个小时的驰骋后,随着她的一声呐喊,我也疲惫不堪的倒了下来。

天气不早了,因为第二天还要上班,而且天色也逐渐暗了下来,不熟悉那块地方,同时也许是我在他们之间印象不错,他们决定送我回去。

先去了个饭店,人很多,找了个比较偏僻的地方落座,也许是在大众场合,我开始有些放松了,而且也才开始观察了他们,闲谈的只言片语可以感觉到他们很恩爱,而且从言谈中我能感觉到太太对丈夫的依恋以及丈夫对太太的爱意,有些羡慕。

从北方过来后都没怎么喝过酒了,但是在他们的盛情之下,我还是打开了一瓶啤酒,老金威,是深圳一个比较本地化的啤酒。大概有一瓶吧,因为不是在酒场,所以我一般是克制自己的。

来的时候是他们在前面坐的,因为送我回去有很长一段路,于是在车边为如何就坐都有些迟疑,也许是担心我一个人坐后面太孤寂,也许是为了让我和她有个更好的交流,总之他让她和我坐到了后排。

车飞驰在滨海大道,而我也开始在夜晚的繁华的霓虹灯下开始回味下午的一切,也许是酒的作用,我把手自然的伸到她的腿上,而她也同样一个动作,于是在两个人不自觉的的动作中,我们又开始摸索对方的私密,终于她做出了拉我裤子的动作,我抬了下屁股,看着我直挺挺的立着,她把嘴埋到了我的胯间,而这一切都在他前面后视镜的掌控之中,终于我也做出了一个动作,把她的下半身拉下,在狭小的地方,她猫着腰坐到我的腿上,而自然的,凸和凹又中心结合在了一起。是双行道,所以不用担心对面的车子,但总会有些车开的很快,我不知道超车的是否会看见车内发生的一切,我已经顾不上了,有的只是撂起她的衣服,用嘴在到处搜寻,她又一次叫的很疯狂,而酒精的刺激也使我不顾一切,我也开始了疯狂的呐喊,只有到收费站的时候我们会停下来,而一旦过去,我们又开始了同样的动作,这个动作也许永远都不会厌倦,以前坐车记得应该最少有一个半小时的路程的,但那次却感觉很短,也许兴奋的时光总是很短暂吧,终于在忍了很久之后,在一个比较黑暗的路上,我把她压到车的后座上,在她的身体内爆发了。
此后的一周,我一直在矛盾中生活,他的短信仍在发,大意就是希望有时间能再在一起,而我,我怀疑自己这样做是否违背自己,毕竟我从传统的道德中很难一时摆脱出来,在两个礼拜之后,我回复:这样不好,我们还是别这样了。我能感觉到他们都很失望,不过我知道他们也都是好人,因此,我没有什么担心。
这件事在心底压抑了很久,也许说出来才会觉得轻松些,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期盼他们夫妻能过的很好,也期盼论坛现在在阅读文章的朋友都心想事成。